聂术江的日志

聂术江的主页 » TA的所有日志 » 查看日志


同行

聂术江
分类: 教学
更新于: 2018年6月3日 16:38

心中每每闪过曾经的一幕。泥泞的小路上,有一辆四轮的吉普慢悠悠的开着,比牛车要快,溅起微凉的雨点和泥点。一个八岁的小男孩跟在吉普车后边飞跑。对于他的年龄跑的已经很快了。不过,这并不能让他追上前面的车子。他的眼里渐渐充盈了泪水,和顺着面颊流下的雨水一起模糊了他的双眼,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忽然席卷了他的全身,车上的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小的孩子,追了三里路而终于跑不动的孩子。汽车越来越远,在阴沉的天空下,终于变成了一个黑点。然后就消失了。

这个小男孩就是我,那车上坐着的是我的小弟弟。直到今天我42岁的时候,坐在电脑前码子,也终究没有再见过他一面。

突然间想起,或许在这个世界上,真的有一个人像父母一样的爱着我,牵挂着我。但我终究不会和他再见,干扰他平静的生活。

这很像我现在的另外一个状况。我在努力的教练小孩子,让他们写出一篇文平字顺的作文。很高兴的是,有几乎200万老师和我在一起努力。但是我们的努力就如一片散散的沙子,投入到时光的大海中,渐渐分散渐渐淹没,渐渐沉降,时间就像一只巨大的网,网走的是世界的努力和彷徨。

教的很累,很认真,很执着,但是也很无奈。

蹬着单车看儿时同伴开宝马一骑绝尘的时候,真的很无奈,看着曾经的同事在镇政府干的风生水起的时候真的很无奈。2017年,我教的学生合格率在全县小考中百分之百合格。这样艰苦的劳动如果放在哪个行业,估计也值一辆宝马车了。别忘了,我们的孩子是两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的孩子,甚至是走街串巷骂大街的农妇的孩子,有的是农村里头头面面的想弄个村长书记当的小混混的孩子。几乎没有家长的任何功劳,我的孩子能及格,完全是孩子自己的努力。幕后还有一个怀着理想,永远催促孩子的我。

习惯是一种几乎不可抗拒的东西,有时候,真想也像别人一样,一边工作一边开一家淘宝小店,当一次微商,或兼职赚点外快。但那样的话,我的时间就不够支撑起一个百分之一百的合格率了,就会有孩子在我眼皮底下,看着他不会听说读写。寒假还是抽出四天时间给一个学生补了课,抽了一周时间读了一本《语文新教材教什么》。读完后,真的很后悔,全本书几乎等于白读,写的很操蛋。总是希望下一节会有一些有意义的东西写出来,但是终究没有。

时间又这样白过了。不过,我不后悔,因为我知道在这个美丽的中国有200万的小学语文老师,他们也在积极的探索,只不过我不愿去找到他们,因为他们也在困惑。

困惑是一个好东西,如果有一天大家忽然明白了,原来我们的职业如此重要,也许大家会远离自己的工作岗位,去寻找一片和自己的劳动相称的天空。我们的孩子怎么办。有人不相信无私奉献,包括现在的官老爷们,他们一直以为老师在偷懒。为什么?因为他们聪明,他们懂得低头拉车,也懂得抬头看路。他们懂得的太多太聪明,就会觉得别人也会和他们一样聪明,就会搞花活。但是,真的有那样一句话“你把狗当人,狗也会把你当狗。”于是,他们要把老师的工作量化,写几篇教案,批几次作业,批几篇作文,要用相机照好相片,然后发给他们。

看到雪花一样的工作成果布满学校的各个角落,他们哈哈大笑。可你哪里知道,认真批改的作文一节课只能批改五六篇,而照片里画满评语的作文,一节课可以批20篇。于是,一个怪圈出现了,社会不再相信老师,领导不再相信老师,老师不再相信领导,老师不再相信社会。但最终苦了的是孩子,小小年纪就要学会通过各种社会手段获得老师的认可的孩子。

奉献精神还在不在?在。在我所任教的学校里,两个四十左右的女老师,一个脖子僵直,生理弯曲都照不出来了,X光射线下别人弯曲的颈椎,她是直直的,另一个也好不到哪去,面色暗沉,让人担心随时会倒下。平时,两个人像一对怨妇。

但只要上了课,就仿佛吃了人参,立刻红光满面,仿佛她们就是舞台中央的舞者。

那是什么在支撑着他们?不是3000元的工资。不是坐在办公室里变着法检查教师的领导。也不是社会上头头面面的人物的尊重。而是她们心头的一颗天地良心。

这样的人不是少数,在我的父辈是绝大多数,现在,也是多数,只不过她们受过了一次次的打击。渐渐被社会逼得无力反抗而消极消沉了而已。于是大老爷们又站出来:老师们怠工,需要更严厉的检查。

你妈,你有权利检查一个人的行为,但你会去检查一个人的灵魂吗?为了应付你的检查,本该用在孩子们身上的时间用在了检查上,你的效果收到了,老师们表面不再怠工了,但是,倦了的老师们怠了什么?你永远也不会去想一想,因为你不是狗,所以,你不会用狗的视角想问题。

于是,受了监视的老师们,忽然想到,谁在与我同行?那就是200万的兄弟姐妹。我们遇到社会的不公平的时候应该笑笑,我们的孩子还小,也许我们付出一点辛苦,我们的下一代,会变得有思想。

等到他们长大了,我们才会重新定位好这个社会,因为毫不客气的说,现在这个世界一部分是我们造的,将来的世界几乎全是我们造的,我们在抱怨我们造的世界的时候,都发出一点小小的改变,我们的世界就会有一个大大的改变。孩子不读书,除了怨父母,还应该怨谁?我们要有些担当。孩子玩游戏除了怨腾讯还应该怨谁?我们要有些担当。将来的社会被人用精神鸦片麻痹了,应该怨谁?我们应该有所担当。也许,别人永远不会了解我们。但我们自己要首先了解自己。因为,我们真的可能是民族的希望,尽管有人不承认。

所以,我们要记住自己的使命,因为有200万兄弟姐妹和我们同行。因为国家民族和我们同行,这绝不是一句空话,如果我们每个人都不把他当成一句空话的话。

您还没有登录,暂时不能评论。去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