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继伟的日志

周继伟的主页 » TA的所有日志 » 查看日志


学nlp,修身更在修心

周继伟
分类: 反思总结
更新于: 2018年5月10日 17:22

学nlp,修身更在修心

周继伟

不是起点的序

科任老师走了,我在讲台上发现一张粗糙褶皱又不规则的纸片,上面是铅笔线条画,两个小人儿,一男一女,旁边有注释:xx和xx互相脱裤子,摸屁股,还亲嘴——大概是这样的话。

悄悄调查一下,是栗子的作品。

悄悄叫他出来,告诉他,二年级了,长大了,不能像小孩子一样说这样的话、做这样的事了。

问了问家长,也没说这样的想法是怎么来的,也许受小妹妹的影响?我说他毕竟还小,不要看得太严重,但也没那么淡,被我知道的时候,他是心虚和慌张的,说明他自己是知道这样的行为不好的。

家长回家怎么处理的我没有再过问。

(一)

开学初,我们二(4)班独上高楼,与三年级的哥哥姐姐们一起在二层,我们的兄弟班都在一层。

前几周,我们有机会跟兄弟班做邻居了,我挺高兴,带着几个孩子趁着科任课搞卫生:打扫没来得及收拾的新教室三遍,又拿墩布墩了六遍,直到地砖透亮儿;打扫原教室两遍,墩两遍,东西都清理好,搬走,教室留待封存。做卫生的同学有六个,男女都有,文静的活泼的也都有,也不全是会干活儿的,当然他们入选的理由一定是“选几个会干活表现好的跟老师一起打扫新教室”——哈哈,我想给孩子一种心理暗示,咱们班关注进步,重视行为,动态评价!

一会儿,栗子下来了,表示他肚子不疼了,不用在教室里休息了,希望能帮忙做卫生。我想了想,同意了。结果他偏不按平时教的方法干,一把形体正常的、还有点磨损的笤帚愣是被他挥舞得像金箍棒一样,没把自己的责任区扫干净不说,还把旁边同学的责任区祸害个乱七八糟,孩子们都来找我告状。

我挺郁闷,说:“栗子你看你满头的汗,回到座位歇会吧。”

他说:“老师我没事,我不想歇着。”

我又说:“来,那你像老师这么干,省得把衣服弄脏了,活还干不好。”

他当着我的面照做了两下,我一忙别的,他又翻天覆地地干上了。

好在一会儿也就干完了,我也忙,就没再说他。

下午搬桌子,考虑到就楼上楼下的事儿,我们没找高年级的帮忙,而是两个人搭一张桌子,一个人搬一个板凳,从老教室离门比较近的南行开始搬,到新教室就先摆到北行。我上下楼来回监督提醒注意安全,没一会儿,又有同学来跟我说:“老师,栗子自己搬着一张桌子跑呢,把我们吓得都躲着他。”

我也吓一跳,这要是出点事儿可咋整?三令五申地说,掰开揉碎地说,就是让他们注意安全哪!旧的行为只能导致旧的结果,搬家大事还在如火如荼,我也没时间跟他再墨迹,直接要求桌子搬好的同学留在位置写作业,尤其强制要求他不许再劳动了。

(二)

这个班是我从一年级带上来的,刚入学的时候就有人说过:周老师你这一年可得操心了,幼儿园里最出名的孩子,其他三个班加一起也没你一个班多啊!确实,这个班很操心,尽量用准确的语言来描述的话,孩子们都挺可爱的,只是很多孩子的习惯里有一种漠视老师的教导和要求的东西——不是不喜欢老师,只是这种低年级常见的“向师心”落实不到行动上。

比如我教他们:“‘坐好’就是像这样,屁股坐在椅子中间,双脚自然分开,平放到地面,腰部坐直,左边的胳膊平放在桌面上,我们写字和举手的右胳膊平放在左手上,眼睛往前看。”有时我会带他们通过游戏的方式整顿纪律:老师说‘三二一’,学生说‘坐整齐’,然后所有人都端端正正坐好。同学们都答应了,是的,要强调“都”答应了,包括我平时非常关注的那十多个孩子。然而真正做起来,这些孩子的口头跟行动是不同步的,嘴里跟着说,身体没反应。我站起来端着手臂来回巡视,通过动作等方式进行个别暗示的时候,总会有好几个孩子看我一眼,换个更舒服的姿势,眼神就移到别处去了,我至今记得一个孩子特别喜欢窗外,当时就是看了看我就转头看窗外去了。再举个例子。开学第一天训练站队,几个相互之间有间隔的孩子一次又一次当着我、体育老师、王校长的面,跑到对方面前通过踢、拽等方式玩起来,无论是讲道理,还是要求、呵斥,甚至拉着手把他们送回原位置都不管用,没一会儿人家又这么玩上了。与这些孩子比,另一个喜欢钻桌子的同学都显得无比正常,起码他对我的明示暗示都是有反应的——这个栗子,就是其中“翘楚”之一,当着我的面他不是最过分的,背着我跟同学打闹却生冷不忌,与他人不同的是,他急眼不急眼的都会飞出一些很难听的话来,打闹敢下手,而且很有心眼儿,不管是不是自己先招惹的别人,占了便宜还好,没占便宜就想着找补回来,偶尔找老师告状,也总觉得说不进他心里去。而且与别的同学比,我总觉得他对老师似乎先天就有一种疏离和对立感。

不过孩子嘛,要是没点缺点还要人教导吗?习惯的培养需要强化,我们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训练,中间辅以各种各样的语言激励:例如表扬一些孩子给全班树立榜样啦,抓住一个孩子表现好的一刻夸夸他让这一刻的他成为他的“闪光时刻”啦,对于态度不端正的孩子严厉批评啦……就这样慢慢引导着,规范着,孩子们越来越规矩了,任课老师跟我夸过他们几次了。

(三)

也许是因为搬到楼下的缘故,孩子们一直很浮躁,下课大声吵吵的多了,外面耍闹的也多了,压服了两三个星期,新鲜劲儿过去,别的孩子都见老实,唯独栗子,变本加厉了似的,整天不是有人告他的状,就是他告别人的状,而且调查到最后,往往是他的责任比较大,他还每每搅磨他的理由,之后依然故我。我对他渐渐烦了,心说你就折腾吧,翻着花样教育你都没效果,我就先让你自由发展发展,你撞了南墙我再当你的“救世主”好了。

果然,他这样的行为犯了众怒,他在班里的日子渐渐不好过起来,每每有了摩擦,伙伴们都愿意相信和帮助他的“对立面”。他的烦闷我看在眼里,他不知道如何求助的迷茫我也看在眼里,却还是想憋一憋他,找到合适的契机再说,最好是有个立竿见影的效果。

(四)

昨天下午有一节下课时间我没到教室去,对着电脑准备材料来着。双手正在键盘上翻飞,一声响亮的“报告——”传了进来。

是他。告诉我小凡被高年级的打了,而且还在打。

我赶紧去看,他远远地跑在一年级的楼道里,我心说咱们从天井穿过去多好,平时不是都要求过你们别走楼道走天井吗?(因为我们班教室在最西边,水房和办公室都在最东边,我们平时打水、涮墩布或者到办公室都要求从天井走。)

到了那里,高年级同学已经走了,我带小凡、小艺(被“欺负”的当事人)和他(据说他认识那几个高年级的是哪个班的)去高年级教室找。几方对证,捋清事情原委,是孩子们玩耍不当,高年级的想制止来着,然后我们班的孩子们就误以为高年级的想欺负他们了,但是没有实际吃亏,就没跟我说(-_-||,小孩子的内心世界也真的是很复杂呀。)

我感谢并且表扬了高年级几个好哥哥,也帮他们想了想以后再关心不懂事的弟弟妹妹还需要怎么做。我又当着我们班这仨小家伙的面说了我的收获:本来一看见栗子来告状就觉得烦,但我庆幸自己给了栗子说话的机会,让我感受到栗子这么阳光、热心、富有正义感的一面,并对前段时间对栗子关心不够的事实向栗子道了歉,又给他们提了提课下怎么玩的建议,他们频频点头,小凡还几次红了眼圈——我想,至少高年级大哥哥的善意和我“爱生,则为其计深远”应该是触动了他的,也是他以前没有想到或者说不懂的。栗子呢,从这一刻起我才感觉到他是真的有了“亲师心”,直到今天,这种感受尤为明显。他虽然还是会犯错,但无论批评也好,提醒也好,他都再没了抵触情绪。

不过孩子们课下还是无聊啊,接下来我该想想怎么“先跟后带”,丰富健康孩子们的课余生活了!

(五)

带着这个班磕磕绊绊快两年了,我们的“师生交响曲”中,我深深地觉得,老师也好,孩子也好,相伴就是一个相互激励成长的过程,当我们以外显的行为回应周围的时候,映射的是我们的内心。

成长,就是一个修身又修心的过程!

您还没有登录,暂时不能评论。去登录
  • 所有评论(4)
  • 周继伟
    主要还是脱胎于日常工作,学了nlp也并不是让我脱胎换骨,nlp培训中,我学到了一些技巧,更重要的是尝试着改变心态,也警醒“原来日常我的工作也包含这么先进的思想,以后得常用,而不是零散的用过就忘”。
    2018-05-16 10:41 回复
  • 周继伟
    感谢两位捧场。端茶,请~
    2018-05-16 10:36 回复
  • 聂术江
    很了不起的就是班主任,跟nlp好像关系不大啊。
    2018-05-13 21:42 回复
  • 姜再国
    修身又修心,辛苦的过程会有收获的。
    2018-05-11 07:59 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