聂术江的近期动态

聂术江 发表了新日志
文字的出路

最近,读王蒙的《文化掂量》,读到这么一节:一个年轻人递个纸条给王蒙“您认为纸质书什么时候消失?”王蒙没有当成一回事,但还是写下来了,至少说...

这个社会太功利了,如果爱因斯坦活着,也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。生活都没了,还工作干啥?

关注了 由杨

聂术江 对日志
我读《我与地坛》
发表了评论

生命到无法收拾,一定有母亲在你身边。因为你几乎是她的全部。

聂术江 对日志
学nlp,修身更在修心
发表了评论

很了不起的就是班主任,跟nlp好像关系不大啊。

关于大舅,记录而已,平民也有平民的哀悼方式。算我和大舅缘分华山的句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