聂术江的近期动态

聂术江 发表了新日志
另外一场游戏

女儿中考结束,欣喜之余,无所事事。让我感到危险的是,自幼读书的孩子,居然毕业后第一想到的是玩游戏。更可怕的是现在玩游戏已经变成了玩电子游...

聂术江 发表了新日志
同行

心中每每闪过曾经的一幕。泥泞的小路上,有一辆四轮的吉普慢悠悠的开着,比牛车要快,溅起微凉的雨点和泥点。一个八岁的小男孩跟在吉普车后边飞跑...

聂术江 发表了新日志
文字的出路

最近,读王蒙的《文化掂量》,读到这么一节:一个年轻人递个纸条给王蒙“您认为纸质书什么时候消失?”王蒙没有当成一回事,但还是写下来了,至少说...

这个社会太功利了,如果爱因斯坦活着,也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。生活都没了,还工作干啥?

关注了 由杨

聂术江 对日志
我读《我与地坛》
发表了评论

生命到无法收拾,一定有母亲在你身边。因为你几乎是她的全部。